PHOTOGRAPHY

<
>

BRAND

<
>

STUDIO

碰见一些人,刚刚好。三个人,两台笔记本电脑,在简陋到不能再简陋的50平方米的世界里,打了鸡血般无所畏惧。均是设计出身的三个人,对视觉的张力与意蕴,吹毛求疵到偏执的地步,被贫乏却充满铜臭味与叫卖的所谓大师作品污染了十来年,必须叫停。这天是2010年12月20日,比商定成立的日子早了一天,因为:第一笔业务,先来了。

就这狭小的空间,工作地加影棚,每日吞吐着天南地北人的人,潮咖频频出没。性情必须有:文艺OK,耍帅OK,拿ATTITUDE一决雌雄。手机尽一处扔着,遵循古老规定:拍摄期间不开机。而那仨吆三喝四只管折腾每一个眼神、动作,折腾光呈多少度,折腾风的流速,据说“老讨厌”了。但谁都架不住隔三差五在酷党的“腐败堕落”,以及“周日/带上嘴来”的顶楼BARBECUE。没谁是BOSS、模特、员工,一人一绰号,早没大没小了。

在炎热天拍冬装,所以自称比其他人更懂四时循环;搬过3次家,从50平方米、200平方米到1000平方米;从小隔间、厂房,到产业园;从三支步枪到20门精锐定位导弹,一直痴性不改:叫板隔靴搔痒,“玩出新花样”。所以大言不惭比其他人不分安,不安分的人有肉吃。

影棚里,音乐从Beatles的In my life飙到Lady GaGa的Poker face,时不时在其他部门叫醒耳朵。新花样的吧台,如果你对精酿啤酒多少知道一点,一定甘当一回酒鬼;如果不嗜酒精,也可在另一厢的咖啡桌上,谈一点电影或时下的海报设计,当然,Wifi 24小时供应。

和张Pengpeng(总监)聊天聊到归入麾下的原淘宝卖家兼时尚摄影师可乐,一起厮混也6年了,见过大批量美女模特,拍了几十万张牛逼逼的图,开一辆车,兜过蛇口码头,经太子路,停在新花样门口。2014年他的愿望是“马上找婆娘”,现在还没着落,“把眼睛养刁了的说。”

请使用横屏游览网页